• <menu id="kmwkg"><nav id="kmwkg"></nav></menu>
  • 您好!歡迎光臨這里是您的網站名稱,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定制咨詢熱線0317-3563336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
    聯系我們

    防腐保溫鋼管_防腐鋼管廠家_螺旋鋼管生產廠家-滄州市螺旋鋼管集團有限公司

    郵 箱:13603339080@163.com
    手 機:13603339080
    電 話:0317-3563336
    地 址:滄州市新華區解放東路92路

    李新創:鋼鐵治霾 生存的選擇

    發布時間:2020-06-24 15:18:46人氣:
    在世界上鋼鐵產能集中的京津冀地區,要治理霧霾,必須大幅減少鋼鐵行業排放的大氣污染物。而要達到鋼鐵行業污染物減排的目的,要兩條腿走路:嚴格環保約束和大幅減少鋼鐵產量。
      2016年冬季的重霾
      自2013年中國遭遇史上嚴重霧霾天氣以來,霧霾就成為了籠罩在國人心里揮之不去的陰影。雖然近幾年在大氣污染防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火電超低排放改造、淘汰黃標車、居民煤改電等,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根據環境保護部通報的資料,2016年,京津冀區域PM2.5平均濃度為71微克/立方米,與2013年相比下降33.0%。但2016年入秋以來,人們感覺到霧霾發生的頻率和強度不但沒有下降,甚至有不降反升的趨勢。2016年11月以來,京津冀地區共發生7次持續性中到重度霾天氣過程,比2015年同期偏多兩次。人們對霧霾危害帶來的痛苦遠比統計數字更真實和強烈!
      追根溯源,除去不可控的天氣原因外,散煤、工業、機動車是公認的霧霾三大主要源頭。查閱2016年關于京津冀地區大氣污染防治的各種報道,可以找到大量“煤改電”、“淘汰黃標車”等關于散煤和機動車治理的數據和資料,但是關于工業污染源治理的卻少之又少。
      基于此,我們可以大膽的推測,與2015年同期相比,2016年冬季在散煤和機動車排放量均實現減排的情況下,重污染天氣反而增多,那么原因只能是工業排放的污染物未能降低,甚至還出現反彈。
      鋼鐵污染與霧霾源頭如影隨形
      京津冀地區具有代表性的工業行業是鋼鐵行業,雖然不能說鋼鐵行業是京津冀霧霾的罪魁禍首,但可以通過以下兩個事件看出鋼與霾具有較強的相關性。
      個是《法制日報》記者報道的2016年12月18-20日重污染天氣紅色預警期間,唐山市PM2.5驟降驟升事件。根據報道,18日晚23點,唐山市AQI指數達到491,為防止出現爆表,環保部督查組建議唐山市政府對轄區內鋼鐵企業實施高爐燜爐50%,燒結機停機的緊急限產措施。隨著緊急措施的實施,19日早8點,唐山市AQI指數降到250左右,然而僅僅10多個小時后,20日凌晨唐山市AQI指數突然爆表。經突擊檢查,發現唐山市部分鋼鐵企業在督查組離開后又重新恢復了生產,這直接導致了AQI指數的大幅躥升。從這個事件,不難看出在鋼鐵產能高度集中的京津冀地區,鋼鐵企業對大氣環境質量的影響不可忽視。
      第二個是2016年政府停限產措施與鋼產量增加的矛盾事件。為了完成治霾的目標,2016年京津冀各地都對鋼鐵企業下達了采暖季停限產措施和重污染天氣應急停限產措施,部分地區的停限產比例甚至高達50%。但在如此頻繁的重污染天氣應急情況下,京津冀及周邊的河北、山西、內蒙、山東等地區的粗鋼產量不降反升。以2016年11月為例,河北、山西、內蒙、山東等地區粗鋼產量分別同比增加了5.32%、12.13%、18.54%、13.75%。而2016年11月末,CSPI中國鋼材價格指數為90.38點,與上年同期相比上升34.19點,升幅高達60.85%。由此,可以看出,在鋼材價格飛漲的2016年下半年,政府的限產令并未起到應有的作用,鋼產量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京津冀地區2016年冬季重污染天氣的頻發。
      霾藏在鋼企何處
      十多年來,大力推行清潔生產、實施節能減排,作為主要工業排放源之一的鋼鐵行業,整體環保水平不斷提升。根據中國鋼鐵工業環境保護統計,2015年重點統計企業噸鋼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由2005年的2.75kg下降至0.85kg,噸鋼煙粉塵排放量也由2005年的2.11kg降至0.81kg左右,降幅分別為69.1%和61.6%。雖然單位產品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下降明顯,但由于下面三個原因,導致鋼鐵行業造成的環境影響仍不可忽視。
      ,鋼鐵產量大幅增加,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
      2015年中國粗鋼產量8.04億噸,與2005年相比,增幅高達127.8%,鋼產量的大幅增加,完全抵消掉了鋼鐵企業通過實施節能減排所實現的單位產品污染物減排效果,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總量仍然居高不下。從歷年的環境統計年報也可以看出,2005年,鋼鐵行業二氧化硫、煙粉塵排放量分別占全國工業行業的7.2%和11.6%。而2014年,這一比例大幅上升,分別為12.4%和29.3%,即在全國各工業行業內,鋼鐵行業對大氣污染的影響不但沒有降低,反而大幅增加。特別是河北省鋼產量從2005年的7425萬噸盲目增長到2015年18832萬噸,而且主要集中在唐山市和邯鄲市,不僅造成大氣污染更加嚴重,還對水土生態環境造成更大的破壞。
      第二,環保水平兩級分化嚴重,劣幣驅逐良幣問題亟待解決。
      2015年重點統計企業平均、前十名平均、后十名平均以及寶鋼湛江的主要大氣污染物噸鋼排放指標如下表所示。從表中可看出重點統計企業之間的環保水平差距十分明顯,落后企業噸鋼排放量達到先進企業的十倍,而在統計之外的小企業噸鋼排放量甚至會更高,小企業大量無組織排放對環境影響更惡劣。假設全行業的噸鋼大氣污染物排放量全部提升到寶鋼湛江的水平,全國鋼鐵行業大氣污染物排放量將可以下降一半以上。
      更突出的問題是,在2016年各地為應對大氣污染所實施的停限產行動中,真正按照政府要求實施了停限產的正是那些單位產品污染物排放量低的企業,而一些環保水平較差的企業不但沒有限產,產量反而大幅增加。以2016年11月產量統計為例,首鋼、唐鋼、邯鋼鋼產量分別同比下降5.64%、13.99%、7.23%;而部分企業11月鋼產量同比增加20%以上。這是典型的不公平競爭,劣幣驅逐良幣的行為。
      第三,鋼鐵企業外部物流運輸過程中的污染不可忽視。
      即使鋼鐵企業自身污染物的排放做到小,由于鋼鐵工業是大進大出的資源密集型產業,鋼鐵企業每生產1噸鋼,各種原輔燃料、產品、副產品等外部運輸量將高達5噸。鋼鐵企業外部物流方式主要包括鐵路運輸、公路運輸、水路運輸和皮帶運輸等。其中,公路運輸由于具有靈活方便的特點,京津冀地區大多數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大都以公路運輸為主。但公路運輸產生的揚塵,重載貨運卡車排放的尾氣都會對環境造成污染。以唐山市為例,按唐山市粗鋼產量1.2億噸,外部運輸量則為6億噸。參照運輸揚塵計算公式,重型載貨柴油汽車每年會產生道路揚塵37.4萬噸,產生排放顆粒物4000噸、氮氧化物3.2萬噸,以及數量可觀的一氧化碳、碳氫化合物等其它污染物。因此,要解決京津冀地區鋼鐵企業的環境問題,只關注企業內部的污染治理是不夠的,外部物流運輸中產生的污染也不容忽視。
      核心在減少鋼鐵產量,關鍵在嚴格環保約束
      在世界上鋼鐵產能集中的京津冀地區,要治理霧霾,必須大幅減少鋼鐵行業排放的大氣污染物。而要達到鋼鐵行業污染物減排的目的,要兩條腿走路,一是嚴格環保約束,大限度減少單位產品污染物的排放量;二是徹底化解鋼鐵產能,大幅減少鋼鐵產量。
      其中,切實減少京津冀地區的鋼鐵產量是核心,鋼鐵產量減少不但可以減少鋼鐵企業自身的污染物排放,同時還可以減少外部物流運輸的污染物排放。但是,在當前的市場形勢下,如果沒有嚴格的環保約束,要想減少鋼鐵產量只是空談。
      首先,以優秀企業為標桿,嚴格環保約束,大限度減少單位產品排放量。
      寶鋼是我國鋼鐵行業的龍頭企業,一說起寶鋼,鋼鐵企業總是眾口一詞“寶鋼我們沒法比”。也許在產品開發、市場營銷等方面我們允許有差距、有特色,但在環境保護方面,既然寶鋼能夠采用先進的環保技術裝備、能夠實現嚴格的環境管理制度、能夠做到噸鋼200元以上的環保成本、能夠實現小的污染物排放,那在霧霾污染如此嚴重的京津冀地區,沒有理由不以先進的環保要求來約束鋼鐵企業,大限度減少鋼鐵企業單位產品污染物排放量。
      其次,以排放總量約束倒逼京津冀地區鋼鐵產量大幅削減。
      當前,黨中央、國務院正大力推進鋼鐵行業去產能工作,在中央的大力督促下,行政命令可以很好的完成去產能任務。同樣,通過強化環保約束,在京津冀地區以先進的環保技術裝備水平為依托,制定嚴格的環保標準,執行高的環保稅征收稅率,將所有鋼鐵企業統一到同樣的環保水平、同樣的環保成本上,倒逼裝備水平低、環保治理技術落后、管理粗放、環保欠賬多的企業退出京津冀地區,從而實現污染物排放總量的減排。
      后,企業停限產應急措施應實施精準管控。
      霧霾治理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在霧霾得到有效控制之前,采暖季或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必須采取臨時的停限產管控措施,緩解霧霾的污染程度。去年以來,京津冀地區都制定了采暖季或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的工業企業停產限方案。但在執行過程中,這些政策存在不合理的一刀切問題,無論環保水平高低,所有企業都執行同樣的政策,實際取得的減排效果并不理想,也打擊了環保先進企業實施環保改造的積極性。
      因此,有必要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的鋼鐵企業環保水平進行全面評估、分級,根據環保水平高低分為綠色、黃色和紅色三個級別。在采暖季和重污染天氣預警期間,對不同級別的企業執行不同的停限產要求。通過這項工作,,鼓勵企業提升環保水平,減少單位產品污染物排放量;第二,減少重污染天氣期間的鋼鐵產量;第三,還可以壓縮落后企業的生存空間,促進京津冀地區的鋼鐵產能有序退出。
      要真正實現強化環境硬約束來推動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建立重污染產能退出和過剩產能化解有效機制,特別是對長期超排放的企業、無治理能力、無治理意愿的企業以及達標無望的企業,依法予以關閉淘汰,徹底嚴格環保能耗要求,促進企業加快升級改造,實現綠色發展。
      治霾重在行動
      霧霾的成因十分復雜,但在鋼鐵產能高度集中的京津冀地區,鋼鐵企業的生產活動對霧霾的“貢獻”不容忽視。從鋼鐵行業治理霧霾,必須以減少京津冀地區鋼鐵產量為核心,以強化環境約束、大限度減少單位產品污染物排放量為關鍵抓手,終大幅減少京津冀地區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總量,促進區域大氣質量改善。
      盡管大幅減少鋼鐵產量會使區域經濟局部受損,但因此而帶動的環保產業健康發展,更關系到幾億人民的生存問題。孰重孰輕,不言而喻。所以,必須下大力氣繼續化解霧霾嚴重地區的過剩鋼鐵產能,并堅決大幅減少霧霾地區鋼鐵產量,真正實現“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要求的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大幅減少的目標,促進綠色發展。
    0317-3563336
    足球比赛赔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